范博文(图片来源:《文春周刊》网站)

中国日报网12月28日电 日本媒体《文春周刊》网站近日爆料了一篇独白日记。作者是来自中国的29岁男青年范博文,文中详细记录了他在日本当研修生(技能实习生)的真实经历,从“被骗去”日本到揭露日本职场上的黑暗,范博文的经历深刻反映出日本技能实习生制度的种种问题。看似是表面光鲜的“技能实习”、“国际贡献”,但实际上是为劳动力不足的日本输送廉价劳动力。范博文的经历发人深省。

以下是他日记部分原文:

“大家好,我是范博文。今年29岁,生于长于中国南昌市。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想要去日本,就跑去介绍中国人去日本当研修生的中介机构询问去日本能赚多少钱。那里的人告诉我“好好干的话,3年能赚30万元,就可以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了”、“你不信就去问问回来的研修生,看他们是不是都赚了30万元或者更多。”那时候的我傻傻地相信了他们,下定决心支付了46000元的中介费用,这其中还包含了父母的援助。46000元对我来说是笔大钱,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我真是蠢得出奇。”

“国内的中介机构进行简单的跑步测试和小学算数级别的考试后就让我们都通过合格了,之后我们进入了专门的日本语学校学习语言。现在回想,在语言学校的经历简直就像是在洗脑。无论是日常会话还是读写,都是很遥远的用法。他们告诉我们应该尽量使用敬体,不可以用原型,错了就要被处罚,而且还要遵守很多很可笑的规则。比如,来到日本后,遵守日本的法律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却不允许我们进入公园或者车站的等候室,难道是不想让日本人看到我们吗?”

“尽管如此,我还是怀着能赚一大笔钱、开启与过去完全不同的丰富人生的信念,在日本的小工厂里开始工作。只是,迎接我们的是一家旧工厂,里面工作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就连染色的机器都很有年头。职场上听到的语言都是日本方言,学校里学到的语言根本用不上。这和我想象中温柔的日语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我当初是被语言学校洗脑欺骗了。”

“在工作中,经常会被斥责,比如‘你这家伙不好好干的话就滚回中国去’、‘在那唧唧歪歪地干什么,赶快回来工作’等,内心冒着一股火,但是因为自己是研修生,只好忍下。”

“没办法,我只能闭着眼埋头干活。可是,染色厂的工作每天要接触对身体有害的染料,工厂里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让我十分痛苦。从早到晚,每天都在300-500摄氏度的高温液体中染布。下班后回到公司提供的宿舍,4个人住在40平米的小房间内,不包含电费燃气费等费用,每月还要支付5万日元(约3100元)的房租。”

“尽管如此,每天拼命工作的月收入只有11万日元(约为6800元)。日本公司每月要向日中两方机构支付管理费,事实上就是变相压榨我们的价值。虽然管理机构说会保护我们研修生,但他们是完全是站在日本公司的立场上的,这就是所谓的利益使然吧。”

技能实习生制度打着“国际贡献”的旗号,意在让外国人来到日本学习先进技能后,回国传播所学专长,但结果却事与愿违,还有很多像范博文这样的研修生,他们回国后没有发挥“所学技能”,只能去做保安等工作。

无数个“范博文”背后,隐藏着日本技能实习生制度的黑暗。

(编辑:党超峰 译者:尹倩)

首页社会